Skip to main content
首页?>?资讯 ?正文

滴滴寡头:万恶之源

资讯 adm1n 2018-08-28 01:28:53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  滴滴寡头:万恶之源

  来源: 港股挖掘机

  多年以后,我们估计怎么也不会料到:

  在2018年5月选择原谅滴滴顺风车的后果,

  是三个月后它从原先的夜半杀人变成了现在的白天抛尸。

  发生了什么?

  如果你还生活在这个社会,会刷朋友圈、看新闻,一定也和此时的我一样,又心痛又忿恨,又追悔莫及。

  8月24日下午,浙江温州乐清市女孩赵某在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县,在向朋友发送“救命”讯息后失联。

  

  8月25日,警方在柳市镇抓获犯罪嫌疑人钟某,该滴滴司机钟某交代了对赵某实施强奸,并将其杀害的犯罪事实。

  

  这是时隔仅仅三个多月之后,滴滴顺风车第二次吞噬人命。稍微回想一下我们还会记起5月初,21岁的空姐李某在郑州搭乘滴滴顺风车遇害一案。

  

  我很心痛,又极为忿恨,同时慨叹自己的无知。

  我们总是太自信“原谅”可以解决一切:

  你看,我都不和你追究了,你就一定能把事情处理好的吧?

  但现实却往往,是另一幅画面:

  我们善意的“原谅”,却换来一次又一次伤害,而且每次都比上一次更严重。

  突然之间发觉三个月前拿来骂滴滴的话,又都可以拿来重新用。

  打开手机APP,又想起三个月前曾在朋友圈信誓旦旦地说:

  滴滴,我要卸载你……

  如果说顺风车的再次闹出人命,是滴滴对自己严正整改的自打脸;

  那曾发誓要卸载滴滴的我们,发现三个月后它依然躺在手机里,就是我们对自己的一次“打脸”。

  怎么会这样?

  开篇引用孟子的话,是“垄断”一词在中华文字中的第一次闪现,孟圣人不知道的是,他在2000多年前就说到了滴滴。

  滴滴垄断了吗?感性的人或许会脱口而出:对啊!

  是的,现在只要提起出行软件,除了滴滴,还有几个厂牌?

  快的、优步早被吃掉,神州专车半死不活,易到用车沦为资本工具,曹操专车几乎只有一线城市人听过,美团打车3月份曾声势浩大,很快就弹尽粮绝没了声响,高德打车直接被吓没了……

  那么,滴滴真的垄断了吗?理性的人或许更相信数据:

  根据智研咨询的整理,2017年专车市场份额,滴滴独占92.5%,“一骑绝尘”!

  

  这就是现实:一场再明显不过的垄断,在我们的生活中存在了长达两年之久。

  比较巧的是,恰恰在两年前的这时候,2016年8月,激烈火拼之后,优步向滴滴交出降书:优步中国的全部品牌、业务和数据。

  可惜,商家大战偃旗息鼓的另一头,却是出行市场的井喷式发展。

  在滴滴创始人程维年初的演讲中,他提到了一组数据:

  每天服务的用户订单超过3000万笔,4000万人次,整个2017年,共有70亿次用户出行发生在滴滴。

  与之相呼应的是,根据贝恩发布的《2018中国新型出行市场研究报告》:

 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出行市场,在调研过的2000名消费者中,62%的受访者表示曾使用过网约车替代传统出行。

  这个数据,在德国是29%,在美国是23%。

  多年以来,我们的传统公共交通、出租车等,都大 大限制了出行的效率。网约车之所以能迅速做大,皆因切中这一痛点。

  或许,在更痛的痛降临之前,我们已悄然默认了出行市场已被垄断这一暴力事实。

  然而,“必求垄断而登之,以左右望而网市利。”(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)

  垄断只是一种概念,一个表象,它的背后,是资本,那“自从来到人间,每一个毛孔都是肮脏的和血淋淋的,随时都要向外扩张”的资本。

  其实“垄断”是个舶来词,当初我们将马克思老先生讲的这个外文词往国内翻译时,却发现已然有先圣做过更接地气的论述。

  在孟子这篇文章中,“垄断”(原文作“龙断”)两句话是指:

  “将利益一网打尽,狠赚一笔”。

  这和马克思关于资本如上的那句论述,简直就是天作之合。

  而“狠赚一笔”、“肮脏的”、“血淋淋的”,在(我们的)滴滴身上,简直是淋漓尽致地得到体现。

  在与小赵失联后,心急如焚地家属找上了几乎是他们唯一寄托的:滴滴客服。

  希望通过APP那头不知是人还是机器人的联络人,找到警方要求提供的嫌犯车牌号,却得到了这样的回复:

  

  

  

  如此无能、低效、业余、冷血的客服,竟是堂堂中国乃至全世界出行龙头、估值达到5000亿元的超大型企业,与客户沟通的唯一渠道。

  而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在小赵之前还有一位女性险遭毒手,而且就发生在一天前,受害人林女士还第一时间就向平台投诉了:

  

  而最最叫人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(其实我至今还不敢相信所见),是事发之后那些所谓“滴滴顺风车司机”的反应,以下图片取自微博热搜:

  

  

  

  融资都几十亿几十亿的融,打补贴战都十几亿十几亿的打,搞地推都上百人上百人的推……

  怎么一到优化客服体系,提升内部运转效率,做好司机筛选把关工作上,就好像一家穷酸、山寨、野蛮的小公司?

  狠赚一笔,向外扩展。

  在连续三场(快的、优步、美团)补贴大战中胜出的滴滴,毫无疑问是最典型的“被资本奶大”的企业。

  更毫无疑问的是,以5000亿元估值冲击IPO,是滴滴对背后资本的唯一交代。

  唯有不断扩张才有可能保其IPO无忧,这中间,所有的人和事都可以简化为数据、流量,“服务”和“维护”,反而变作了成本。

  如果它识破你我已别无选择的真相,那情况就会更糟。让我们再默念一遍马克思老先生关于资本另一段经典论述:

  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,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。一旦有适当的利润,资本就大胆起来。

亚博体彩足球yabo官网  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,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,它就活跃起来;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冒绞死的危险。

  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  如果想赚全社会的钱,以老百姓的社会民生为自己生意模式和利润增长点,就必须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。

  很多事情,不是法律说不管,它就一定可以放肆去做的。有些道理就像阳光雨露一样平常,却至关重要。

  滴滴已然在国内出行市场形成事实上的垄断,它的一举一动都与“出行”这一最基本的社会民生有关,而出行之事是人的事,从来都不是小事。

  这不是京东这样的电商平台,买到假货可以投诉,如果人出事了,滴滴何责?

  在这回的道歉信中,他们很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:

  

  总结:“我们很抱歉很自责”、“我们尽力了”、“按照法律上来”、“我们给高出标准3倍的补偿”。

  谢谢了,三个月前有“悬赏百万找凶手”,三个月后有“3倍标准给补偿”,你们的眼里也只有钱了。

  请先别显摆你们的臭钱,我只想看到一次彻底的整改,一个诚恳的反省,以及一家负责任的企业。

  垄断的事,草民没有办法,但草民还可以申明一个最浅显的事实:

  即便是资本在为你们烧钱,真正让你们走到今天的,永远,永远,永远都是或许已被你们看作数据与流量的——用户。

  免责声明: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新浪立场。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,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